07月27, 2017

惊梦

你是否曾在梦中惊醒,不舍醒来,亦或不敢睡去。

似乎从有生物降临到这个世界时,就有梦的存在。哪怕是一些小狗小猫,从熟睡的形态上,也能看出来是在做梦,更何况是人类。我总是好奇这些来历不明的事物,她既不能带给我实际的事物,又不能让我消费她,然而却总是出现。出现了有时看似毫无关系,有时却颇有意义。

我想寻求一次证明,梦跟我无关。

梦境中难以避免生活出现。其中夹杂了诸多回忆,那些值得重温旧梦的事和那些值得梦劳魂想的人。想那些吹角连营,志未酬;想那些幽梦还乡,诉衷肠;想那些十年生死,自难忘。

这些看似都是痛苦的,于是我经常想要有意识的将梦里的种种编织的美妙些,在我临睡之时,默默暗示自己,可是从来没有做过中了大奖的春秋大梦,即使有,恐怕也也不记得了。

于是每次梦醒之时,我假装依然在梦中摇摇欲坠。开始幻想我的春秋大梦,像中了大奖这些小事情根本就不会出现在我的幻想之中,我会刻意去编织一些美妙但有不失真实的情节出现在我的回忆里,然后去修改她,直到让我满意为止。或者直接去书写未来遥不可及的宏图大业,妄想能够在一夜之间预见自己的一生。

人们往往对不可控的事物具有强烈的控制欲望,不只希望监听,而是去改变。比如改变回忆,掌握未来。

只可惜,这都改变不了什么。终究会有装神弄鬼结束的时候,倘若这时一切消失,重回生活,这一切子虚乌有的事,也只有书写下来才会有人了解。

其实,我改变不了

也许神在造人的时候不忍看到因为自己的失误造成的人间疾苦残缺,给人心留念想,抱以希望,因此托以梦境,闪闪发光。那那些被神坑了的人还需要接受自己的命运吗?可见不是神创造了人,而是人铸就了自己。

我极力想要证明梦跟我无关,我发现,我证明不了。

所有的生活积累和预见,难有时间寻觅。慢慢悠悠的来,匆匆茫茫的去。探索未来的时间尚不充盈,又有何闲暇去重温旧梦,编制旧梦?倘若真的在梦中与失散多年的亲人相见,与错过的机遇重逢,与未来朝夕相处,那回归现实时,一切化为乌有,又有何用。

倘若真的有永远不会老去的一天,我愿永生不做梦。

功利之用,弃之
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。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

我发现我进入了一个怪圈,倘若这物件这人与我无关,对我无用,跟我何干!倘若这人与我有恩,对我有利,好开心认识你啊!

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。

直到现在我才知道,我原来是一个连梦都需要能够利用的人。我是有多么物质,多么潦倒,多么无知,精神匮乏到什么程度,才需要这样的慰藉和拥有,这是多么可怕。我不期望自己和别人都变成这样的人,为何总是要在梦境中编织美好,现实中承受痛苦,只因改变不了吗?

我们唯一改变不了的,是过去。

倘若真的有永远不会老去的一天,我愿半生如梦,半生寻找遇见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beacelee.com/post/wake-up-dream.html

-- EOF --

Comments

评论加载中...

注:如果长时间无法加载,请针对 disq.us | disquscdn.com | disqus.com 启用代理。